< 首页

美国三重捆绑服务订阅已于2017年达到峰值 并将开始下降

世界各地的电信和媒体公司都在担忧美国。美国付费电视用户数量正在下降,这使得人们担心,强大的付费电视、固定宽带和固定电话的三重捆绑服务可能会在全世界范围内开始瓦解。这些担心有必要吗?Ovum公司新预测服务的数据显示,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止一个,而是很多。

有相当数量的美国家庭取消了付费电视合约,这一行为也被称作“切断电线”。Ovum数据显示,从2013年底开始,付费电视用户数量从1亿零70万的高位开始下降,到2022年将下降4.9%至9580万。从最早一批被称为“不看电视”的家庭开始,没有兴趣继续订阅的新家庭的数量越来越多了,这意味着付费电视的普及率将从2014年的81.7%下降到2022年的72.0%,下降近10个百分点。

为什么会这样?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消费者厌倦了支付包括数百个电视频道在内的捆绑服务的高额费用,他们更愿意选择使用价格较低的在线服务。Ovum预测,到2022年,网络视频服务的订阅数量将增加到2亿1310万,是付费电视的两倍还多。

SLIN在解开捆绑包中的角色

这些在线视频的订阅总数可以分为以下几类:像Netflix一样基于订阅的包月视频点播(SVOD)服务用户有1.304亿,基于订阅的线性视频服务(简称SLIN)用户有8270万——比如AT&T的DirecTV Now、亚马逊Channels和YouTube TV(图表1)。SLIN服务承诺能够更直接地替代付费电视提供电视频道、体育报道和其他直播节目,并提供更多较低价格的“小包”选择。

图表1:美国在线视频订阅数量和分类型的净增值,2012 - 22

 

Source: Ovum

OTT视频的兴起将降低多重捆绑服务的订阅量,而该服务曾是宽带和电视用户数量和收入增长的最重要策略之一。传统的固定宽带和固定电话的双重绑定包数量大幅降低,但以电视为中心的三重服务订阅数量也将从2017年3230万的高点跌落到2012年的到2830万(图表2)。虽然添加移动电话为第四种服务的产品数量将继续增长,但多服务包的总订阅数量将从2017年的6320万下降到2021年的5810万。

图表2:美国宽带包订阅数量(按类型),2014 - 21

 

Source: Ovum

美国宽带服务将迅速“去捆绑化”

总而言之,包括付费电视在内双重、三重以及多重的宽带套餐用户数量将在2019年趋于平稳,并在2020年前开始下降,尽管加入手机移动网络的四重套餐用户有所上升。运营商为了消除这种趋势,将采取把自营的或第三方的OTT视频服务与宽带服务捆绑的策略,但这种策略产生的影响将很有限,因为许多消费者选择自由组合自己的捆绑包服务,并不屑于运营商提供的捆绑折扣。

另一方面,不捆绑付费电视或OTT视频的宽带服务将会在预测期间反弹,这主要是由于不包括固定电话、移动服务或其他元素的独立宽带服务很快受到了用户的青睐。在2022年,采用这种“净”宽带服务的用户可能会超过哪些捆绑付费电视或OTT视频的宽带服务用户。

这并不是说美国的运营商不能以其他方式创新。许多运营商希望将新兴视频服务与移动宽带的快速发展联系起来,将付费电视从家庭服务转向个人服务。美国的移动宽带用户预计将在2022年超过5.55亿,其中包括1.04亿的5G服务。

美国不能代表全世界——尤其是在电视业务方面

在世界其他地方也是如此吗?从全球来看,情况将是完全不同的。不包括付费电视的固定宽带套餐的订阅数量将从2017年开始下降,而与此同时,包括付费电视的固定宽带套餐订阅数将会显著增长。

为什么会这样?与世界其他地方相比,不难看出美国的独特之处。在美国90%以上的电视家庭中,付费电视市场已经饱和了很长一段时间。由于几乎没有潜在的新客户成为目标,运营商们一直专注于增加订阅费以增加收益,这导致了三重服务捆绑包的价格高达每月145美元。从许多方面来说,这个价格已经不能够再高了。

在世界其他地方,市场前景将大不相同。如果比较一下家庭数量最多的前十大国家在2021年的情况,固定宽带将会在一些国家中占据主导地位,在其他国家则是付费电视。不同程度的订阅OTT视频显示他们与美国的大不相同,随着服务数量的激增,以及一些家庭订阅了两项或更多的服务,将会有更多用户订阅捆绑套餐。

图表3:固定宽带、付费电视、以及OTT视频和移动宽带订阅在一些特定市场的普及率,2021年

 

 

  

Source: Ovum

总体说来,有一个情况将是肯定的:移动宽带将被广泛应用,也将为全世界电视提供新的机会和挑战。